央廣網北京7月26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日本性騷擾問題很嚴重,連國會議員也未能幸免。日本共同社25號稱,日本全國各地共133名女議員聯名提交抗議書,要求東京都徹查對女性議員性騷擾言論泛濫的問題。
  日本共同社說,此前東京都女議員在議會發言時臺下傳來多名男議員的大聲插話,言辭中不乏性騷擾言論,東京都議會至今沒有對這些男議員採取任何措施,日本全國各地的女議員聯合起來向東京都議會提交抗議書和請願書,要求徹查該事件,截至24號提出抗議的已經有8個團體共133名議員,一名自民黨女議員表示,之所以發起聯盟抗議,是因為從社會角度看,不能對類似事件置之不理,應該嚴厲懲辦。長崎的女性議員團體批評說,東京都議會議長沒有加以提醒,縱容了騷擾行為,53歲的長崎市議員池田章子說,他也曾在議會受到過性騷擾奚落,日本議會儼然是男權社會,歧視性發言竟然被容忍,必須增加女議員的人數。根據東京都議會事務局公佈,除了上述133名女議員之外,事務局還收到其他市民團體勞動組織等80個團體的抗議書和請願書。這是及其罕見的。日本下野新聞網說,經過調查後發現,在日本當女議員並不輕鬆,不少地方都發生過女議員遭到騷擾事件,女議員不僅面臨著性騷擾,還要遭受性別歧視。
  其實在日本,性騷擾可謂充斥著各行各業。
  “電車之狼”一直是日本屢禁不絕的社會現象,在地鐵車站內經常可以看到,色狼行為是犯罪的標語,而日校園也難逃性騷擾。據日本產經新聞消息,日本神奈川縣教委近日以全縣高中生為對象,實施一項關於校園性騷擾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共計114人表示曾經受到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日本職場內常見的性騷擾問題最近出現了新的傾向,除了異性性騷擾,同性間性騷擾也逐漸浮上水面受到關註,但一直以來,因同性間性騷擾告上法庭的,卻少之又少,最後連警界也無法避免性騷擾的出現。日本警察廳公佈的一項最新的內部處分名單卻顯示,女性工作者狀況堪憂,報道稱2013年日本全國受警告以上處罰的警察及職員為389人,因流氓性騷擾受處分的多達112人,警察內部發生性騷擾事件令人瞠目結舌,產經新聞稱,警察廳目前不僅要應對社會上發生的流氓犯罪案件,還要採取對策積極防範警察內部的性所騷擾問題。
  在日本,性騷擾是一個持續了20多年的話題。性騷擾這個概念第一次被人們知曉是源於1986年發生在千葉縣西川橋車站的事件。一名醉酒的男子在與一名女子的糾纏當中,被女子不慎撞入車站的軌道內,駛過的電車將該男子撞死。事後,法院認為該名女子是在受到性騷擾的情況下所進行的正當防衛,宣判其無罪。此後,女性所面對的性騷擾的問題逐漸被日本社會所重視。1989年,“性騷擾”一詞甚至是獲得了日本流行語大獎的金獎。
  日本女議員遭受性別歧視乃至性騷擾的惡例在近年來的日本政壇尤其是自民黨內部早已屢見不鮮。此次抗議的團體人士就憤怒地表示:“‘男女平等’仍然只是一句口號。這一問題的背後是女人只要進入家庭,對男人就應該言聽計從的意識在作祟。”怎麼看目前日本社會的性別歧視現象?清華大學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劉江永介紹:
  劉江永:從歷史上看,日本在戰前實際上婦女是沒有政治權利的,二戰以後日本婦女她有了選舉權,被選舉權,她走入日本的政治社會,應該說這是一個社會的進步,但是由於日本總體上來講,還是重男輕女或者是整個日本的社會結構、政壇結構,整體上來講還是男性占優勢,女性是處於一個劣勢。
  女性議員受到排擠和歧視,劉江永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日本政壇右傾化的後果。
  劉江永:在日本社會,女士在公司就總受到這種類似的騷擾,但是現在為什麼出現很多議員提出這個問題,發展到政界,這給人一種反常的感覺。我認為這是另一個原因,就是說在日本他的政治右傾化發展的過程中,另外一些保守政黨的政策越來越極端,越來越強硬,受到批評他不是認真的去考慮反省,而是要加倍償還,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女性議員他通常來講,是比較和平主義傾向,比較重視民生、重視福利、重視文化而不是搞打打殺殺那一套,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非常猖狂的、霸道的有些國會的男性議員他就出口不遜,有的就指責這個女性,說你在這兒說根本你是一竊不通,你這種就是乾脆回家應該結婚生孩子去吧,你在這兒吵什麼,這種很低俗的,這種有性別歧視的話語去傷害對方、攻擊對方,這樣使女性議員作為一個平等的人,她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從這個意義上講,目前這個問題看似是一個社會上的問題,花邊新聞,但實際上他反映了日本政治右傾化,政治結構、性別結構這方面存在的問題。  (原標題:日本女議員遭受性別歧視和性騷擾 聯名抗議要求徹查)
創作者介紹

名偵探柯南

zq96zqhh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