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助貧困大學生、獎勵優秀學子優秀教師,十多年來捐了?600?多萬元
  
  陳光保和部分受助的學生在一起
  文/圖??羊城晚報記者 薛江華
  今年83歲的陳光保在湛江雷州市可謂家喻戶曉,被人們親切地稱為“保伯”,離休前是原湛江市政協主席。多年前,陳光保在雷州擔任縣委書記時,就是個懂農業的行家,64歲時他承包荒山帶領群眾致富;他離休後把全部財產都投入到獎教獎學事業中,甚至賣房、借錢幫助貧困學子,因此獲譽“裸捐書記”。
  與群眾“魚水之情”
  和那個年代出生的許多黨員一樣,陳光保對群眾有著特別的感情,看不得群眾過苦日子。1995年,從湛江市政協主席崗位離休的第二年,64歲的陳光保作了一個大膽決定:承包雷州市北和鎮仙過嶺村2000畝荒山辦農場,帶領農民致富。農場由50多名老幹部共同出資,陳光保被推選為場長。從此,他踏上了充滿艱辛而又甜蜜的創業之路。
  2004年,正當農場的經營柳暗花明之時,陳光保卻遭到病魔的重擊。他的腰椎增生手術失敗,造成下肢癱瘓。大家都為他難過:一米八的個頭、體魄魁梧的“保伯”,怎麼能坐在輪椅上呢?然而他笑著說:“我是從戰火中走出來的共產黨員,是從戰友的屍體堆里撿回來的一條命,有什麼不能戰勝的!”
  於是,誰家有了難事,保伯總是最先送去溫暖。村民們視他為無話不說的親人,而保伯一有難處,周圍群眾都自發爭相趕來幫忙。儘管農場十分偏僻,但每天前來拜訪的人卻絡繹不絕。來找他的人分為兩類,一是受到陳光保的資助前來“謝恩”的;二是來找陳光保喊冤、訴苦的。對於有困難的人,陳光保格外“大方”,300元、500元,甚至上萬元地給。
  鄉親眼裡的“保伯”
  陳光保的善舉獲得了鄉親們的尊敬愛戴。農場周圍的文堂、和家等5個村的村民都視陳光保為親人。在陳光保的農場做工的農民有幾百人,她們全是在外找不到工作的婦女,陳光保“收留”了她們,她們就把農場當成了自己的家,每日揮灑汗水,辛勤勞動。
  陳光保在當地的威望究竟有多高?記者聽到了許多類似的故事:有一個小偷來偷電線,“保伯”一個電話,村裡就趕來了200多名村民逮小蟊賊;農場發生火災,賢洋村立即自發來了幾十人撲火;每年春節,受助孩子都會自發到農場看望“保伯”……
  在記者看來,農場周圍的村民似乎個個都認識“保伯”,在記者採訪的過程中,北和鎮覃葛幼兒園的孩子們一見到陳光保就涌上去叫“保公公好”。無論走到哪裡,村民們一見他就上前問寒問暖,那表情和親熱勁,完全就是一副自家人的模樣……
  對家人“一毛不拔”
  陳光保有個夢想,就是讓更多的孩子讀書成材。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他一直在奔波、在付出。正因為他的這份執著,他成為許多孩子心中的“好爺爺”。據“保伯”的子女介紹,早在2000年,陳光保就“偷偷”開始捐助大學生,他經常讓子女們把自己的工資送給那些上不起大學的學生。當了“農場主”後,他就把自己每個月9500元的工資,連同從農場收入中拿出的十多萬元,用來獎勵學生和老師,凡是村裡考上一本院校的學生及其教師都給予獎勵。
  實際上,陳光保的產業並非看起來那麼風光。他的一個農場當初投入600萬元,目前只收回100萬元。
  陳光保捐資助學一擲萬金,分外慷慨,但他對家人似乎分外“吝嗇”。陳光保的弟弟陳平今年已經70歲了,至今仍生活在雷州的農村,過得十分清苦。60歲的妹妹陳桂英也靠每月1200元的退休金生活,照顧陳光保是她的“義務勞動”。
  就連陳光保自己也承認,自己從正廳級幹部的位置上退下來,包括這些年承包農場賺的錢,家裡人一分錢也沒“沾光”。5個子女上大學、找工作全憑自己的真本事,他“一點忙也沒幫”,如今5個子女也沒一個走上“仕途”。“我早就跟他們說了,想當官靠自己,別指望我鋪路。”
  給寒門學子派“紅包”
  2000年起,“保伯”堅持資助貧困大學生,獎勵優秀學子,他不僅拿出了自己的全部收入,甚至不惜賣掉在湛江市區唯一一套住房,這些年他已捐出了600多萬元。
  2009年8月,雷州市有305名學生高考上了一本線,當得知其中有不少寒門學子在為學費發愁時,陳光保坐不住了。他公開拍賣自己在湛江市區的唯一一套房改房,結果只賣了26萬元。為了籌夠70萬元,他把離休金,贍養費,醫療費全都掏了出來。就這樣陳光保把一個個“紅包”塞到為學費發愁的學生手中時,有學生眼裡閃著淚花:“一定要好好讀書,長大做好人,多做好事。”
  2010年,雷州又有409人考上一本線。“保伯”瞭解到附城鎮麻演村黃源勝三兄弟都上了錄取線,但因家窮,正面臨抓鬮上學的窘境後,立即帶上3萬元“紅包”前去看望:“以後有什麼困難就來找我。”
  為了湊齊105萬元獎學金,他打電話給在暨南大學工作的小女兒陳席“化緣”,女兒連夜帶20萬元從廣州趕回農場。2010年8月23日,雷州市委禮堂座無虛席。保伯端坐在輪椅上,身穿雪白的襯衣,胸前戴著一朵碗口大的紅花,親手將“紅包”送到學子手中。“保伯”對著話筒激動地說:“是黨給了我一切,我要把一切還給黨。我身後決不留下1分錢,全部財產都用來獎教獎學!”??
  在把105萬元全部捐出去之後陳光保才發現:農場已經連買化肥的錢都沒有了。但這位有著61年黨齡的老人卻笑呵呵地說:“不怕不怕,可以跟銀行貸款嘛,等香蕉賣了就有錢還貸款了。”
  陳光保說自己祖孫三代都是長工,祖父和父親沒給他留下財產,自己也不准備給子女留財產。“海康(今雷州市)歷史上出了6位清官,都沒有留財產給後代,只留下‘清廉’二字。我是共產黨員,為什麼要留財產?”
  陳光保的慈善之舉在當地產生了示範效應,他先後帶動了十多名企業家捐資助學,目前整個雷州市共有 60 多名企業家加入樂善好施、捐資助學的行列。
  給家人留精神財富
  陳光保的孫子陳迪透露,爺爺年輕時,工資基本上沒拿回家過,都拿去幫助貧困家庭和孤兒了。一家人的開銷都來自奶奶在小學教書的工資。陳迪說,小時候不懂事,也不理解爺爺的行為,明明家裡可以過得更好的。但是怨也沒用,因為爺爺一旦認定的事,誰也別想改變,加上奶奶無條件支持,他們只能服從。
  陳光保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從1994年到2004年,農場年年虧損。2004年好不容易扭虧為盈,走出農場效益的低谷,陳光保又陷入了人生更大的低谷,腰椎增生手術失敗致雙腳殘疾,只坐在輪椅上。2007年,陪伴近半個世紀的老伴張少喬先他而去,一連串打擊令陳光保一度痛苦不堪,但沒過多久,他就重新振作起來,繼續辦農場,繼續捐資助學。
  “爺爺留給家人的最大財富是功德,‘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我們一家人工作、生活都很順利,很幸福。”看著爺爺一路走來的艱辛,陳迪以及全家人都逐漸支持爺爺的做法,並加入捐資助學的行列。陳迪如今是大學老師,時常帶著學生到貧困地區支教。她說,爺爺離休前就最重視教育和農業,現在做的也是在延續他的事業。編輯:何平  (原標題:“裸捐書記”陳光保:賣掉唯一住房捐資助學)
創作者介紹

名偵探柯南

zq96zqhh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